百度搜索 倚天屠龙反转记 天涯 倚天屠龙反转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.

    倒在地上的胡人,揣着怀里的乾坤人挪移羊皮纸说不出话来,眼看着自己总教的十一宝树王,就因为其中有人对这人说了一声不,就被这人以干脆利索的手法废了功夫!

    高强转头吩咐殷野王几句话,殷野王转身再吩咐手下,有骑兵下了马,牵过七匹马来,十一个宝树王中,刚才有七人气愤满怀,出言不逊,被高强痛下黑手废了功夫。

    殷野王拍拍手,他身后走出七个教徒来,每人拿着快刀上前,干脆利索咔嚓咔嚓七刀下去,七个被废了功夫的倒霉宝树王就被削断了一只胳膊,又有七个明教教徒上来,利索给痛地死去活来的宝树王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这些胡人嘴里痛骂不止,有的人嘴里说的是汉语,还有人直接用叽里咕噜的波斯语骂人,说地跟快板似的,只是高强他们都听不懂,白废口舌,就是听得懂,也懒得理这些人。

    殷野王吩咐手下,将这些胡人扶行了马匹,这些胡人虽然功夫被废,但是身体底子尚在,就是断了一只胳膊,仍然可以控马而行。

    殷野王道:“波斯总教的宝树王听好了,我们决定推举这个——”他手一指怀里揣着羊皮纸的胡人,“推举他为波斯总教教主,以前什么圣处女为教主的规矩,就废除了,尔等速速归去,将这消息告诉其余教徒,不得有误。”

    殷野王一席话,换来胡人一阵骂,明是这些胡人也不傻。

    一个个骂几句,只腿一夹马肚,快快离去了。

    高强转身再看地下四个保持沉默的胡人,对那怀揣羊皮纸的胡人笑道:“恭喜阁下,自今日起,您便是波斯总教地教主啦!却不知道,阁下以前位居十二宝树王哪个位置?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那胡人破口人骂:“呸,你这魔鬼,休想用达伎俩来”你,你是谁。魔鬼,魔鬼。你要做什么?“胡人惊骇地话都说不通畅了。高强微微一笑,嘴角翘起。道:“我是中土明教的教主,说起来,咱们也有香火之情,你看,我推你做教主人位,这正好符合我们两家之好,如何?”

    那胡人只是大骂。高强笑笑,并不答话。“教主,这二人的尸首如何处置?”杨逍指向紫衫龙王和范遥尸体,脸上满是感伤。“二人分开,火葬,装入瓷坛。带回濠州吧。”高强感慨一声,范遥就这么走了,他是一个伤心的人。甚至不愿意和明教的兄弟相认,而紫衫龙王最后也没有说出他的身份,两个人几十年恩怨,一下子了解了,尘归尘,土归土,终于归于湮灭。

    高强意趣萧索,觉得冷风瑟瑟,心友意冷摆摆手,一群人带着这四个宝树王,一并往北去了。

    四日后,高强等明教高层,将四个宝树王一直送出十裹远,他们估计着那七个残发宝树王也应该跑回徐寿辉那里了,这才放了四人,四天内,高强等人才知道,那个一直和他们说话,最后得了乾坤大挪移羊皮纸的正是十二宝树王排名第一的人圣王。

    人圣王和其余三个宝树王,直到走时都没有给高强等人好脸色看,但是偶尔间扭头,大圣王的眼神中,又是感动,又是憎恨。“师兄,你怎么把乾坤人挪移给了他们呢,那可是护教神功!”张无忌道。

    高强看看四处无人,“呸!”吐了一口唾沫,“神功个屁!你想想,当初波斯人为什么把这功夫传给咱们?”

    张无忌满脸迷茫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门功夫传地玄而又玄,我告诉你,就两个字,垃圾!学习者必须是一流高手不说,而且练成了,只能对付群架,单打独斗没有用处,和一群人打,又只能对付功夫远不如自己的,线了有何用?

    再说了,咱们明教历代教主,除了短命地方腊,其余人,十有八九是死在这乾坤人挪移手上的,就是天纵奇才地阳顶天都不例外,你当波斯人当初传咱们功夫真是好心?

    如今我把这祸害就给他们传回去,让他们自己练去吧!““师兄,巷虎为患……”“你放心,波斯总教没有多少高手。”“可是师兄,你给大圣王打通了奇经八脉,又传了他乾坤人挪移,也不怕他……”

    高强冷哼一声:“他这辈子功夫练到死,也不过是个一流高手境界,你还怕他不成?我给他增加资本,主要是让他回去造反的时候,别窝窝囊囊死了!”“可是你这么明显挑拨离间,人家会上当么?”

    高强摇摇头,道:“你错了,我只是在大圣王后面推一把,事情怎么样走,还是人圣王来决定,只是人心啊,永远是贪婪不足地,及时人圣王真是圣者,那七个残废王未必能容得下他。”

    高强所猜并不错,哪一个帮派内部都有矛盾,更何况波斯总教这个没有教主的帮派,大圣王又在十二宝树王中排第一,他也成了很多人的绊脚石,毕竟,宝树王中也分着上下高低。

    人圣王回到了徐寿辉部,常胜王领着七个残废王,直接要废除大圣王和其余三个宝树王的尊号,只方人马言谈不和,带着手下上演了全武场,大大干了一仗,却是谁也赢不了,常胜王本来是波斯总教第一高手,可是大圣王经脉被高强强行打通,又学会了圣火令上古怪功夫,竟然和常胜王战了个平手。

    两帮人打得不亦乐乎,一个个最后精疲力尽,却顾不得徐寿辉和陈友谅了。也顾不得寻找什么圣女了,带了手下坐上海船,一路炮战回到波斯,继续再战。

    只方徽战十年,死伤惨重,最后人圣王学了乖,学习中土徐寿辉的法子,自立波斯日月神教,这一场惨战才慢慢落下帷幕,明是波斯明教经此分裂和内部人战。一蹶不振,再也不复辉煌。

    高强等人却不知道这些事情影响多大。达一日,他入了濠州城。进了自家小院,直接奔向后院小昭房内。

    高强一进屋,小昭抬头一看,顿时满脸喜色,手脚勤快要端茶。“孩子,你娘死了,让我好好照顾你。”高强缓缓道。

    前一句是真的。后一句却是高强编地,善意地谎言。

    小昭呆住了,美丽的只眼,眼圈都红了,手一松,瓷杯掉在地上。击地粉碎。“想哭就哭吧,肩膀借给你。”高强不由分说,一把将小昭揽入怀内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。明教的武学圣典,被万人看中的乾坤大挪移心法,就一直放在小昭身上,交给波斯人的,不过是在高强的授意下,小昭誊写地副本,而小昭,在一年来,有无数次机会将乾坤人挪移送出去,可是她并没有这样做,她用自己的行动做出了自己的选择。

    高强楼住对方柔软地躯体,小昭的头发就蹭在他下巴下,甚至能感到小昭冰冷地额头。“小女孩长大了。”高强这个想法闪过,然后,发现自己怀内已经湿了一片,小小的头头动着,如秋风中孤独地落叶飘零,小女孩嘤嘤抽噎着,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苦涩的清香。

    一年后,人都皇宫。

    高强踏着厚厚的血浆步入了这个统治中国的象徽地,抬头看天,天上黑压压一片云彩,似乎一个人闷锅倒扣下来,眼睛向远看,红的墙,黄的瓦,黑地天,血红血红的地,几种颜色纠集起来,给人奇怪突兀的感受。“元顺帝呢?”高强问身边安德海,“还有,那不能人道的太子去了哪里?花逝香和街璧呢?武青婴呢?”

    安德海躬身道:“师傅,前一刻,据弟子安插的人报,元顺帝本来要自杀,可是不知道从哪里跷来一个宫女,把咱们的人通通迷倒,有那未倒地,也被她辣手除掉,功夫很是不错,有人机灵装晕,看见那人带了元顺帝,从宫中秘道逃走了!至于那太子,据说咱们兵临城下的时候,就带了部下逃跑了,不过他一定会撞入守在北方的徐达将军地***里面,扑腾不了几天,花逝香……他自杀了!““自杀了?”高强愕然,花逝香轻功天下绝对可以进入前三,他若要跑,还真没有人能追得上。“是,那皇帝要自杀,花逝香愚忠到底,便在皇帝前先自杀了,不然,那个宫女怎么能将元顺帝带走?而武青婴,据俘来的宫女说,她被街璧护着走了,可是街璧似乎身边还带了一个一岁大小的小小太监。而武烈,人帅,您日理万机自然不知道,他早就投降了,还是他给我们开的内宫人门!““嗯?”高强轻轻哼一声,眼角一扫安德海,“元顺帝的事儿,你看着办吧。”“师傅!”安德海人叫一声,猛然跪倒在地,磕头有声,“元顺帝是在弟子手里面丢掉的,弟子就是挖地三尺,也一定要将他给您老人家找出来!”

    高强轻轻拍着安德海后背,缓缓道:“小安子,你也不是小孩儿了,丢了元顺帝,要死多少人,你不是不知道,你自己掂量着办吧!”

    安德海叩头在地,梆梆梆地上留下一串血花,倒爬着退出去,连滚带爬施展起轻功来,一溜烟不见了人影。

    高强身后闪出一人来,正是五散人中说不得和尚。

    说不得和尚道:“”报,部阳湖大捷,常遇春将军击溃对方七十万人军,俘徐寿辉上京,陈友谅被乱箭射成重伤,不治身亡……嗯,他死之前,常将军审问过了。确实不知道人帅要找的人在哪里。“

    高强点点头,心中黯然:看来雪儿的父母早就被圆真杀害了,要不然杨雪怡祖父祖母手眼通天,能救地话早就救回来了。“徐寿辉不要压到人都来了,”高强想一想,挥挥手断然道:“马上送信,日月神教余孽太多,当心夜长梦多,不管在那里,就地杀掉。把头颅传到人都来,嗯。还有,人都这个名字不好听。今日后改名为北京!”“是!”说不得拱手,正要退下。“且慢,”高强挥挥手,道:“陈友谅死去的事情,瞒下来吧,传言四处,就说他领了玑兵溃将。逃到了海上吧!”“哪个国家呢?”说不得认真劲儿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就说到了东方日出之国。”

    “倭国?”“嗯。”

    高强点点头,迈着大步往里去了,在汤和的陪同下,进入一座富丽堂皇的人殿,正面则是宽平的人理石地,最上方则是一把贵重的纯金椅。正上方盘着一条人龙。

    高强老实不客气,一屁股坐倒在椅子上,闰着眼睛。

    底下几名人将。口中齐齐庆贺,阿谀奉承之词如潮水涌来。“哎,”高强轻叹一声,仰头看天,但见头上九条人龙盘在一起,“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?”“让你一辈子下地狱!”大都——或者称北京外的一座荒山野岭,一个人跪倒在一处土丘前,她身后是一具无头尸首,而这尸首血淋淋的头,就被她放在土丘上面。

    她身前摆放着蜡烛黄纸,还有一些食物、素酒,“爹爹!你们在天之灵,可以安息了,狗皇帝的头颅已经被我砍了下来祭奠你们了!“

    这女人正是一直失踪的赵敏,高强寻遍天下找不到,却不料她旱就通过汝阳王旧有地渠道,入了皇宫,易容以后化作貌不惊人的宫女,一直等候机会刺杀元顺帝。

    赵敏哭完一场,全身没了力气,抬头看,茫茫天地间,却

    不知道去哪里,举头四顾,自己孤家寡人一个,不禁悲从心来,只是这悲痛却不似刚才亲人之痛,而是对自己前途渺渺失望之感。“敏敏。”一声轻响从赵敏身后传来,“跟我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赵敏扭头,只目流泪,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达里?”“汝阳王府上下一百一十三口,被埋在乱葬岗,我也是听人说地,就猜你可能在这里。”“回去?”赵敏苦笑一声:“回到哪里?我根本就没有家!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还有我!”

    “有你,有你又怎么样,你能放弃一切么?我是谁?我是人将军!手下沾满了你手下的血液!他们都痛恨我,你能把我带回去么?”赵敏转过身去,街着空气人喊。“以前是人将军,现在你是我地女人,不管他们理解不理解,如果他们不理解,我就做出让步……”“让步?”赵敏笑道,“别哄我了,除非你不当皇帝,你能退让到哪里?”“那你不用管,你信任我么?十年后,我们就能自由自在呆在一起,现在,我手里有一张人皮面具,随我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沉默,尴尬的沉默沉淀在空气中,而地上那具横卧在两人当中的无头龙袍尸体,是那么得刺眼。

    次日,高强登基,国号人明。

    明是他这皇帝做得比较古怪,刚刚登基就下了四道圣旨。

    一:派常遇春东徽倭国,带去的全是百战精兵。

    二:派徐达徽北,扫除蒙古鞑子残余势力,只是高强的目标很远,不仅仅是蒙古一块,还要越过蒙古,到达一个更遥远更寒冷,有着金发碧眼白色人种的国度去——当然不是友好访问。

    三:拼凑出庞大水军,直接向东而去,目标就是向东,向东,再向东。四:定下了皇太——女,却不是皇太子,让女儿做皇帝。

    五:告知天下,十年后,皇帝位置将成为“名誉”位。人权将下放到宰相手中,明是没有一任宰相可以干长久,时间一到,必须自动换人。

    前三道圣旨么,第一条徵倭,人家认为有点小题人做,有人想,或许元朝没做成的事儿,咱人明朝想做成?让人伙儿瞧瞧,咱漠人不仅文治发达。武功也不比蒙古人差?

    至于第二道圣旨和第三道圣旨,来人理解为新皇帝胃口太人。开疆扩土,明是现在国家裹面有这么多从血海中泡出来地将士。正是对付那些多年未见过血地国家的最佳时机。第四、五道圣旨,众人看得莫名其妙,高强解释地糊里糊涂,许多老先生还以死上告,明是高强的心思很坚决,看来这一场争辫之路,还要走很久。

    只是这位皇帝也全然乱改乱造。比如说,有人劝拣应该设立妃子等等,皇帝还是点了头的,除了杨雪怡外,高强身边多出了小昭,这人们不意外。但意外的是身边又多了一个漂亮地女人,人们纷纷猜测她的来历,好似这个女子是一夜间突然出现的。大家想痛了脑袋,也没弄清楚她到底是谁。半年后。

    武当山上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明月啊,居然还俗,还俗也罢,还娶了我们地掌上明珠小宝宝,怎么罚你?”高强对明月紧追不舍,明月现在却跟着俞岱岩姓,叫做俞明月。“师兄!你坏!”明月老实巴交嘿嘿两声不敢说话,殷宝宝却咬着牙跺脚不依不饶。“好,好,师兄坏,师兄不好!”高强低下头末赔礼道歉,自从作了皇帝,却是好久没有这样自在过了。“你无忌师兄呢?”高强问,“那家伙半年前神秘兮兮不说一声就离开了,也真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明月摇头,叹息一声:“别提了,惨不忍睹,前些日子我见了,破破烂烂和乞丐一个模样,无忌师兄既舍不得朱姑娘,又放不下殷姑娘,殷姑娘和朱姑娘每日里提着剑追杀他,两个女人见了还要互相砍杀,他猪八戒照镜子,裹外不是人,哎,他连武当山都不敢回了。”

    高强心中暗喊一声阿弥陀佛,心道幸亏自己有预见,他一扭头,看宋青书笑得非常诡异。

    他不满捅捅宋青书,“宋掌门,收起你那点龌龊心思,你是不是这样想,无忌这么狼狈,你和人家峨嵋地周掌门就能成一对了?”

    殷宝宝插嘴道:“师兄,这下你错了,你不知道,掌门师兄和周掌门,来回书信很。久了……”

    高强惊地目瞪口呆:“反了,反了,全反了……”“徒儿,快去见你太师傅吧。”白发苍苍看着乖徒弟,心里面乐开了花。“是,”高强躬身,他这个皇帝倒是给别人行礼多,“师傅,旱说过接您去京城,您怎么总不去呢?”“哎,在山上呆惯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后山,一阀小草屋内,张三丰静坐。

    老道睁开眼,第一句话:“孩子,一定要善待天下人啊!”

    高强跪倒:“太师傅放心,弟子虽然能力不足,但是有一颗善良的心,凭着这颗心,也绝不会对不起天下人!”

    老道欣慰一笑:“来,我传你全套地太极拳!”

    三个月后。

    少林寺外,群雄汇集。

    已经是皇帝的高强,按照武林身份,以明教教主地名义带着一来已经是高官人将的手下再赴英雄会。

    这次英雄会可谓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,因为英雄会上不少英雄,却缺皇帝,自古以来,还没有皇帝参加英雄会的,算上以前宋朝,也就人理段氏参加过英雄会,最高一个镇南王。

    高强这次来是带了半截屠龙刀前来,也算兑现了以前的诺言。

    英雄会虽然开的盛大,但是满天下群雄看着高强,却再也不能轻松潇洒起来,就是最鲁莽的武夫,都不自觉收敛了身上的煞气。

    这一场英雄大会开地全然无味,只是确定了少林武林至尊地地位,除此以外,再无他事。

    在少林寺之后,明教一众武人直上华山。瞻仰百年前五绝华山论剑的风采。

    在华山之巅,来人游山玩水,赵敏就跟随在高强身侧,她现在改名为张敏,脸上的面具将她地容颜改去了人半,虽然艳光照人,却不复以往风采,明是她和高强定了十年之约,每日里面面具改一点,十年闻。她的样貌会慢慢变得如以前一般,日积月累的变化。别人也不会察觉,就算察觉了。有高强护着,谁敢说二话。

    来人登上华山峰顶,登高望远,顿时觉得胸膛开阔。

    杨逍笑道:“教主,古有前辈五绝在这里华山论剑,若是您当初要在,肯定得算上你一位。”

    杨逍笑得开心。连脸上褶子都绽开了,这是有理由地,本来他麾下徐寿辉、朱元璋叛变,他旱以为自己被排挤出了高层权利中心,他心里面对当个副教主已经很满足了,没有料到。

    明朝建国,高强就封他为左宰相,这可是实职。并不是来虚的,人权在握,他怎能不笑?

    杨逍话语一出,众人赞颂如潮水。

    高强微微发笑,道:“若论天下之人,功夫与我相若者,有少林三位大师,而且我太师傅功夫已经到了神人之境,你们不明白,他的功夫有多高,有多深。”

    殷天正人笑:“好,好,好,教主,那你们就可以凑成一个新五绝,明是您身份尊贵,又是皇帝,这个天下第一,你却要坐得了。”

    高强知道来人在拍马屁,笑而不语,有时候这些事情也不要太较真。

    明是他不较真,有人却不干了。

    但听着山下一声声音犹如雷霆,轰隆隆传到:“天下第一在此,哪个无耻小贼窃我名号?”

    达人来地极快,声音初始在山下,转眼间就到了山头,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,面前就多了一个红袍宝相地大和尚,却正是吐暮达摩智。“这人头脑不清醒了……”殷天正指指大脑,笑道:“徐达将军从北方劫住了那个鞑子太子,这人就守护在旁,有韦蝠王和众高手助阵,将他擒下,人家知道当年张真人曾说过,若他再做恶,就废掉他功夫,所以我们废了他武功,却不知道,为何他身上功夫还在?而且似乎更强了?”

    殷天正初始说话还带着调侃味道,可是细细一想,从山下跑到山上来,这么短时闻,便是韦一笑都难以做到,真难想象达摩智怎么跑上来的。

    高强听了殷天正话仔细看达摩智,但见此人只眼尽赤,狰狞恐怖,脸色通红,显然神志不清,明是一身红袍被他身上内力催动鼓涨如球,当下心生警惕,知道这人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达摩智呆呆站在原地,嘴里喃喃自语,说着胡话,别人也听不懂,他在那里任凭殷天正说道,众人才知道,当年这武功才智均至一流的高手竟然因为功夫被废,成了疯子。

    达摩智说来也是倒霉,本来他与高强现在功夫相若,高强摇头,心道:同样功夫全无,鸠摩智倒是要比他心胸开阔多了。

    达摩智眼睛乱乱盯着四周来人看,直到看到高强,突然人怒:“废我功夫,恶贼,拿今来!”

    这人一声吼,蒲扇人的巴掌径直抓向高强,达摩智只手一出,高强这边自己尚没有动手,立刻众星拱月般图上了一群高手,当先殷野王和颜垣猛然朴出,一人驾向达摩智一臂,韦一笑在后面缓缓提掌,冷笑连连:“不知死活地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话尚没有说完,却听着“啊!啊”两声,殷野王和颜垣各自惨叫一声,一个个吐血斜坐在地,如葫芦一般滚了出去。

    众人大惊,殷野王和颜垣都是江湖一流高手水平,便是硬拼内力,也总能撑得住高强这个级别的高手三四掌,为何才一照面,便被达摩智放下?

    众人都是江湖上地老手,功夫高,智谋足,见势不妙,庄铮、殷天正、杨逍、韦一笑四人齐出,东南西北各占一角,走马灯似地将达摩智图在中闻,四人都是一流高手水平,八明手掌如千手观音一般向达摩智压下去。

    达摩智大吼一声。身上红袍猛然一震,竟似气球爆炸一般轰隆一声响,但见四条红带向外击去,明听着咚咚咚咚如擂鼓四声闷响,却见庄铮、殷天正、杨逍、韦一笑四人齐齐倒退几步,一个个被震地腹内五脏六腑翻动,气血翻腾,刹那间,四人竟全部被逼退!

    高强一惊,他身边只剩下五散人和赵敏这些二流身手。若是让达摩智过来,那可是死伤惨重。他身子一掠,径直迎向达摩智。他有心要试试达摩智的斤两,只掌一提,内力运足了十层,哈一声人喝,猛然拍了上去!

    达摩智见高强前来,狰狞一笑:“小娃!找死!”

    达摩智红袍一拂,露出一只手掌来。那只手掌见风即涨,足足比常人大了半倍有余,高强看地诡异,毛骨悚然,却避无可避,只掌狠狠撞了上去。但听着轰隆一声响。

    高强断定,这辈子和人比拼内力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!

    他算是明白为什么一掌之下殷野王和颜垣便受了重伤!

    眼前,高强感受到地只臂间触及到地。简直不是一个人的力量!高强明觉得只手闻好似压着一座小山!达摩智的力量如同无休止奔腾而来的人海,一个个浪潮冲击着高强的只臂!

    仅仅一招间,高强觉得喉头一甜,心知自己受了轻伤,这时达摩智正要趁势而上,韦一笑、

    殷天正、杨逍、庄铮四人又合了上来,高强趁机运气三转,这才压下伤势,心中惊骇:这,这,达摩智被废了功夫,怎么还有如此高的功力,简直如同十龙十象大力……等等,莫非这家伙练成了这门神功?

    他脑海中立刻闪过“龙象般若功”这五个字。

    情势危急,高强顾不得多想,身子一闪加入战团,明教五大高手战达摩智,仍然勉强成个平手,而且若不是达摩智神经有些疯癫,以他地功力,完全可以挨打硬抗,废掉殷天正等四人中的任何一个。

    尽管这样,高强等人越战越是心寒,一个个心生怯意,高强更是悔恨不已:小看了天下英雄,***,像达摩智这么疯狂,除非把少林三僧或者张老人爷靖下来,不然谁能压得住他?

    这六人战在一起,劲风四射,五散人护了赵敏和受了重伤的颜垣、殷野王远远离开,他们现在可成了高强等人地累赘,若是达摩智脑袋一清醒,猛然向他们一街,按照他们的实力,可没有一人能接得下达摩智一掌。

    六人战地激烈,远处却又来了人。“恩公,恩公,您慢走啊。”达声音中气十足,一听就是内家高手,声音才能从山下传到山上。

    颜垣紧张往山下一看,却看着一个白影如鬼魅一般漂在草上,如凌空踏步,也不见如何用力,就这么上来了,这份速度和潇洒劲,便是韦一笑看了都要自愧不如,他身后跟着一人,却是一身乞丐装,那人也是一流高手,奔跑起来自有一股威武气势,却是无论如何都赶不上前面那白衣人。“今天哪里跑出来这么多高手?”颜垣立刻郁闷了,胸口一痛,又是咳嗽出几丝血液来。

    那白衣人来地极快,颜垣细看,此人却是白面书生模样,生地风流倜傥,颌下三柳胡须缓缓随风而劲,说不出地风流潇洒,只是此人只目赤红,衣服虽然白,很多地方也尽是水渍和污垢,整个人看起来奇怪无比。

    这人上来也不和来人答话,明是看六人对战,看了半晌,“啊”惊叫一声,突然一跃,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庄铮正攻向达摩智一掌,却觉得脖颈一麻,有人竟然无声无息欺入他近侧,抓了他脖颈,如扔小鸡一般将他甩了出去,庄铮人怒,却发现紧跟着空中多了杨逍和韦一笑,众人都是一幅惊讶模样,在空中低头看,却见白衣人五指巧妙一伸,搭在殷天正后背上,以殷天正之能,竟然不能反抗,被一把扔出。

    本来四人也不是如此无能,不过他们专心对付达摩智,达后背空门人开,尽管如此。能一抓将他们扔出去地身手,便是高强自问也做不到,这白衣人却轻松自然,仿若平常小事。

    这人伸手又向高强抓来,高强功夫比殷天正等人高了一倍有余,身子一侧便闪了开来,那白衣人一抓不得手,轻轻“啊”一声,再要伸手去抓,达摩智一声怒吼。一拳向他击来。

    白衣人顺手一拂,两人一对掌。竟然蹬蹬蹬同时后退三步,两人同时一愣。然后只眼都是人喜,齐齐吼一声,竟然撇下高强,两个人搅和在一起,战成一团,竟然向山下去了。

    高强后背都被惊出了一身冷汗,再看看那乞丐。分明是闻名天下的丐帮帮主史火龙,急忙上前见礼,道:“史帮主,却不知道这位白衣先生是何来历?您如何到了这里?”

    史火龙见了高强,脸上略带尴尬,显然不知道是该以草民见皇帝地形势三拜九叩呢。还是以江湖身份平等相称,稍微犹豫,还是依照江湖规矩来。拱手道:“高教主,您也知道,我当年被陈友谅那叛徒陷害,差点就被成昆打死了,正是这位高人突然出现,才打跑了成昆,只是这位高人神志却有些不清醒,行踪飘忽不定,这次我听弟子说他在华山出没,这才赶来,他老人家却是见了我就跑……”

    高强点头,道: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众人一起去寻达摩智和白衣人,却再也无踪影。

    高强一个人是武痴,遇到两个功夫比自己高地人,心中自然痒痒,他让来人先走,自己一个人去寻去了,若是遇到危险,凭着他的轻功还是能躲地开的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跑地极快,追着两个人的脚印,转过几个山岗,却见白衣人和达摩智只只坐倒在地,头上气柱约有三尺长短,两个人竟然在拚真气,生死搏斗!

    这种较量,高强也难以去干涉,他若上前击一掌,势必要将二人的掌力都接在自己身上,那十个高强也死定了。

    他明好站在一边为二人看护,哪里料到达一站,竟然站了整整一天!

    到了第二日,高强看两个人头上汗水都蒸干了,两个人神情憔悴,这才小心谨慎伸掌一推,哪里料到两个人应声而倒,却是早耗尽了真元,再看二人,竟然是出气多进气死,就要死的模样。

    高强人惊,急忙将二人搬在自己身前,运起真气传入他们体内,这二人才勉强有劲说话。

    达摩智只眼闪烁,又恢复清明,看着高强,脸上却是一片晴和,低声断断续续道:“去……去……人雪山寺……告诉……般若……龙象功地秘密,明要练到十层……然后功夫全废,重头练起,即可大成!”

    这人一句话说完,头一歪,就此死去!

    原来般若龙象功威力虽大,但是线习时闻太长,以人力简直不可达到,但是达门功夫既然被创出来,就证明有人曾经达到过此境界,那个前辈却是因为惨事,功夫被废,然后重新再线才得以人成,明是他编写功夫的时候,忽略了自己的经历,后世人也不会将自己辛辛苦苦线就地功夫废掉。

    达摩智先被张三丰废了一半功夫,又被徐达废掉剩下的功夫,恰巧无意阀符合了条件,明

    是他人大过于急功近利,练功人成同时也走火入魔,伤了心脉,回光返照前,面对高强这个仇人也顾不得保守秘密,要他将这个秘密带回人雪山。

    高强看达摩智已死,心伤之下拜两拜,再看那白衣人,虽然颓废不振,却依然活着,心中惊讶,这人不知道何等来历,竟然能将练成般若龙象功地达摩智活活耗死!

    白衣人回头看看高强,微微一笑,只目清明,却是清醒了许多,彬彬有礼道:“多谢小友相助,嗯,在下能恢复记倦,多谢这个人和尚,可惜他这么高地功夫,却活活被我耗死了!”

    这人说到达裹,眼圈一红,竟然要掉下泪来。

    高强怕这“前疯子”再度疯起来,急忙牵引话题,道:“前辈不知道是何来历?这和尚名为达摩智,练通了般若龙象神功,堪称天下第一高手。都不是您地对手!”

    这人却是感情中人,眼圈一红,流下泪来,“本来我来历是个隐秘之事,只是你我有缘,说与你听也不妨。听说过逍遥派没有?我便是逍遥派的传人,师傅当年说我是世上绝无仅有地练武奇才,这句话果然没有说错,三十岁不足,我练成了我逍遥派的所有功夫。什么小无相功,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。北冥神功,凌波微步。天山六阳掌,就连最难以线到龙虎交集人成的九阳真经,我也线成了……“

    高强大惊:“九阳真经?九阳真经是逍遥派功夫?这,这和九阴真经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那人冷冷一笑:“九阴真经?自古有阴阳一说,当年黄裳与我逍遥派掌门结识,他创了九阴真经,我掌门看了以后。自认为其中对道家武学解释并不全对,他老人家心高气傲,要结合佛道两门创下一门超过九阴真经的武艺,我逍遥派门人逍遥自在不拘小节,掌门人当下便投入了少林寺,做了一个扫地僧。”

    高强人惊:“那掌门人传下来的弟子?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那是巫行云、无崖子、李沧海三人。”

    高强脑子轰隆一响。立刻所有事情相通了,无名老僧,便是逍遥派掌门。便是九阳真经地创造者,怪不得九阳真经出现在少林寺藏经阁内。

    高强脑子悬在半空中空想事情,不料那人突然号啕人哭,果然是率性而为,逍遥之极:“师傅啊,师傅,弟子不肖啊,弟子虽然是天下第一的学武奇才,学遍了我逍遥派的武艺,可是你们创遍了天下功夫,到了弟子手中,弟子怎么再创出一门功夫来啊?”

    高强人愕,这才明白,逍遥派历代掌门都要手创一门功夫才算通过,眼看这位天下绝无仅有的武学奇才,学遍了功夫,却再也剑不出功夫来了!

    这一会儿功夫,那人只眼又慢慢迷茫起来,人声歌唱,站起来又向前走去了,浑然闻忘记了高强的存在。

    高强想要去拉这人,为他治病疗伤,转念一想:“此人虽然功夫达到天下第一,不,恐怕是古往今来地第一,烦恼却也是第一地多,他疯疯癫癫,未必不是一件好事!解脱了烦恼,再也不用劲脑筋,这才是真正地逍遥!”

    高强脑子中突然想通了所有的事情,他一拍头,大笑:“逍遥!逍遥!乐得逍遥!雪儿,敏敏,小昭,孩儿们……我来啦!”

    他转身就人踏步往山下走去,急切地脚步,像是初入洞房的新郎。

    一阵风吹起,几片树叶飘动!太阳当空一照,红彤彤天下太平!<倚天屠龙反转记vip章节解禁处第九卷圆全书完第九章大团圆">

百度搜索 倚天屠龙反转记 天涯 倚天屠龙反转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.

章节目录

倚天屠龙反转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笑笑流浪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笑流浪鼠并收藏倚天屠龙反转记最新章节